EN [退出]
钵钵鸡>中国新闻

_9名“蚁族”“蜗居”小院 购房始终是个梦(图)

2017-11-20 15:51

蜗居在南王村万胜路4号院的一对夫妇。房主说,居住在他这里的房客,很多人非常用功。 本报记者 闫志国 摄

两会上,京外委员洒泪看望唐家岭两兄弟,使“蚁族”、“蜗居”再次成为热词。针对这个话题,本报记者选取了石市城中村中的一个院落,调查了“蚁”在其中的9名房客,以期从他们身上管窥低收入人群的生活状态以及他们对拥有住房的梦想。

调查样本:裕华区南王村万胜路4号

调查内容:城市“蚁族”之购房梦

调查时间:3月7日上午

样本寻根:万胜路4号是裕华区南王村的一个普通院落,院中住着5户来自不同地区的房客,他们从事着媒体编辑、健身教练、建筑工程师、化妆品销售等行业。最短的在此居住半年,最长的一户十一年,两年前搬走。万胜路4号是南王村的一个缩影,而南王村这个外来人口聚居的城中村,是石家庄市所有“蚁族”居住生活状况的缩影:居住条件简陋,生活简单艰难,在很多时候,他们甚至已经想不起曾经有过购房的梦想。

 调查

位于石家庄市东南的南王村有3600多口人,而租住人口据说已经是本村人口的三倍,达到一万多。这个村子中居住着大量被称为“蚁族”的房客:在极其狭小的空间里做着城市梦的年轻人,他们的家仅仅可以容纳两张单人床和一张桌子,很多人只是把这里当成一个过夜的地方。对于“蚁族”这个名称,他们会微笑地和你谈很久,而谈及购房,很多人会忧郁地叹一口气。

从万胜路4号向东三百米,是被人们称为“空中花园”的东方明珠,咫尺之遥,那里的繁华和喧闹,却似乎和他们无关。

 最长“蚁”了11年,两年前搬走了

房主杜先生的楼房,是一座建于1996年的二层楼,共住着9名房客,分别住在五间房子里。杜先生每月能拿到1000多元的租金。杜先生说,他共有七间可供出租的房屋,每间租金在200多元到300多元不等。

杜先生的楼上,根据设计功能不同,每间被隔成了8到10多平方米大小不一,里面住户大多是大学毕业不久的年轻人。

“每年都有不同身份的人住进来,每年也都有不同身份的人搬出去。”杜先生说,住的时间最长的是一个叫小田的,他从学生时就在这里住,后来工作、结婚也都住在这里,好像有11年了,前两年他买了房才搬出去。

因为住房面积狭小,房客都属于年轻人,所以他们中在家里做饭的很少,基本上是下班后到街上随便买点吃喝填饱肚子。二楼向阳的平台是房客们唯一可以晾晒衣服的地方,尽管昨天非常冷,但依然有三名房客在没有暖气的情况下,手洗了衣服。房客小郭说,星期天是唯一可以处理家务的时间。

 梦想买套单元房,而且不贷款

小郭和他的同学租住在一间10平方米的房子里。他是报社的见习编辑,上夜班,所以他们俩的生活习惯很不一致。两张单人床并在一起,小郭必须睡在外面,否则半夜回来会影响同学的休息。而另一个叫郭丽的女士,则和她的妹妹住在一起。她们也想把单人床分开放,但狭小的面积不允许她们这样做。郭丽说,这样也好,冬天屋里冷,两人挨着,感觉暖和些。

范女士是去年追随丈夫到石家庄工作的,她和老公一直有购房的梦想。她说,把孩子舍在邯郸老家,把邯郸舒适的工作放弃了,为的是一家人能够团聚,现在聚在一起了,却挤在一间10平方米的小屋里。“我一定要买一套三室两厅的房子,而且不要贷款。”

来自秦皇岛的张静目前做的是化妆品销售。她说开一间化妆品店或者拥有一个柜台是自己的梦想,但她还没有足够的本钱。对于购买住房,她说还没考虑过,目前最奢望的是能够租到一套单元房。

这几名房客都有一个共同的梦想:从这里早日搬出去,搬出去就意味着他们或者租到了单元房,或者买了属于自己的住房。

一个已婚家庭的“蜗居”

妻子张静(化妆品销售 30岁) 丈夫韩岩(设计师 30岁)

待洗的衣服与锅碗瓢盆紧挨着,从二手市场买的冰柜上,放着切菜板和生活用品,墙上挂着包和毛巾,不足12平方米的屋里,唯一能坐的是床和一个小马扎。床头上一张巨幅婚纱照占据了半面墙的面积,这是他们2008年时的结婚照,婚后他们一直住在这里。

二人毕业已近十年,买房始终是这对夫妇奢侈的梦想:二人每月收入在三千元左右,除了自己生活支出,还要贴补父母,每月所剩无几。家中唯一的电器是一台可以上网的电脑。

“太憋的慌。”韩岩说,也想找套单元房住,但租金太贵。“我宁可在这里住,也不愿找人拼房。毕竟住在这里,有个相对独立的空间。”

“我们也想去做生意,努力赚钱买房子,但没有本钱。”张静说,她一直梦想着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化妆品店,或者是柜台。“目前的生活只是暂时的,我们相信自己能通过努力,住上单元房。”韩岩说。

昨日10时许,范女士两口子才起床,起床后她马上打开了电脑。这是他们最值钱的家电,也是唯一的消遣工具。在这间屋子里,仅有两张单人床拼起来的大床,一个过时的衣柜,一张破旧的桌子和一个即将淘汰的单人沙发。范女士说,她和爱人都是邯郸人。爱人在石家庄一个建筑公司做业务,考虑到爱人在石家庄,去年她也来到石市打工,现在她在附近一家酒店做营销,月薪2000多元。

范女士说,她租住的这个地方,每月房租260元,如果想用有线、宽带、水、电、暖气等还得另加钱。不过算下来,比租单元房省钱。谈到买房,范女士的爱人说:“我想买一套三室两厅的房子,而且想一次付清,不从银行贷款。”

范女士(酒店营销经理 25岁)

虽然住着不方便但省钱

去年7月,郭丽大学毕业后到一家报社实习,在朋友介绍下,在这里租了一间约8平方米的住房。她的房租比别人便宜,但每月也要160元。租住两个月后,表妹从幼师毕业,与她一块合租了这间小屋,房租由两人分担,能减轻她的负担。

表妹郭静在市直一所幼儿园当老师,前三个月是试用期,每月只有450元,现在试用期满,成了园里的一名临时工,每月工资涨到了680元。郭静说,以前挣450元时,经常是一到月底就捉襟见肘,不够时还会从家里要点。现在涨到了680元,每月除了吃喝住行外,多少还能剩点,不过不能买衣服,否则肯定会月光。

两个女孩挤在一张临时搭建的单人床上,屋内只有一张桌子,上面有个电饭锅。为了省钱,每天早晚,她们会用电饭锅煮点菜,然后加点作料解决温饱。对于购房,郭丽说那是大学毕业时有过的一个梦,眼下她最需要的是有一份工作。

眼下我最需要一份工作

郭丽(媒体实习生 21岁)

为了节省开支每天不吃早饭

郭天宇(报社见习编辑 22岁)

郭天宇的生活非常简单,每天午后起床,起床后不必像其他房客那样,早起排着队刷牙洗脸上厕所。起床后他到街上随便买点吃的,然后躺在床上看书,或到外面逛一逛,一般不买东西。

郭天宇每月收入750元,其中房租130元,在单位食堂吃一顿晚饭,每月需要200元,自己吃午饭,需要200多元。再添置些生活用品,加上烟钱,基本上就花完了。

因为见习期到年底才能满,所以这样的日子他还需要再过三个季度。为了节省开支,他基本不吃早饭。用他的话说,反正是在睡梦中过去的,根本感觉不出来饿。

郭天宇毕业于邯郸学院,进入媒体工作是他的梦想。他说,见习期满后,他的薪水大概能到1500元左右,届时,也许才敢考虑是不是贷款买房子,或者处一个女友。

 观点

关注“蚁族”除了流眼泪 还要有措施

刘绍本(河北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蚁族”、“蜗居”现象的出现,应该与大学生就业、低收入人群联系在一起探讨。

这种现象本身也告诉我们,民生问题存在许多应该高度关注的地方。就学生就业来说,除了自身主观因素外,也确实出现了一些社会问题。

“蚁族”人群也已经在两会上引起了中央的关注,比如一名学者,在北京海淀区唐家岭村调查“蚁族”人群时,流下了眼泪。

我认为,除了流眼泪,还要有措施。“蚁族”人群出现,是城镇化发展过程中的一个阶段性问题,毕竟求职、解决住房需要一个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政府部门应该引起重视,拿出措施。

当前文章:http://21a8w.ddqdgj.cn/roll/20171116/3s4qfo.html

发布时间:2017-11-20 15:51

xbox one和ps4哪个好  白鹿原张雨绮麦垛片段  婚礼主持词  北京北京吉他谱原版  水印相机  美度和天梭哪个好  免费申请qq号码2017版  潘辰演过什么电视剧  刺客信条7  密谍电视剧第3集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 2017 _9名“蚁族”“蜗居”小院 购房始终是个梦(图)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站点地图

开封武汉恒大绿洲业主论坛_许军本前妻李玉玲照片